媒體報道
廣東梅州日報采訪總經理莊兆祥
發布日期:2009-08-15 17:05:18 點擊:3229

   編者按:2009年6月10日,《梅州日報》“天下客商”專題報道組來滬采訪本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莊兆祥先生,采訪全文于2009年8月14日在《梅州日報》整版刊登,本網特全文轉載,以饗讀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莊兆祥:希望成為中國的麥肯錫

 

人物檔案

莊兆祥:上海兆祥建筑裝飾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、上海兆進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

祖    籍:揭西縣上砂鎮

經營行業:建筑裝飾

主要經歷:1970年出生于五華縣。1991年畢業于上海海運學院輪機管理系;2005年畢業于同濟大學,獲高級工商管理碩士學位(EMBA),曾游學法國及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,獲高科技管理證書。1991年至1993年在廣州遠洋運輸公司工作。1995年創立上海天水裝潢經營部,1998年更名為上海兆祥建筑裝飾有限公司。

社會榮譽:2004年當選上海客家知識分子聯誼會副理事長,2005年兼任上海客聯商會副會長。

 

煮酒論劍

莊兆祥:希望成為中國的麥肯錫

 

        1926年成立的麥肯錫公司,是世界領先的全球管理咨詢公司,其使命是幫助優秀企業實現顯著、持久的經營業績,打造能夠吸引、培育和激勵杰出人才的優秀組織機構。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:一個從事建筑裝飾的年輕企業家,怎會和麥肯錫扯上關系?也許,這正是莊兆祥的特別之處。記者也是在采訪的過程中感受到其思想的山重水復,并饒有興味地寫下這一標題的。

 

 

苦澀的生活經歷讓莊兆祥一直渴望做生意

    記:您的祖籍是揭陽市揭西縣,但卻是在梅州市
五華縣長大,后來又回到揭西讀小學,能跟我們談談您的童年和少年嗎?

    莊:老家在揭西縣,但我卻在五華出生。這是因為我的祖父早年參加紅軍,家庭生活重擔全落在祖母身上。父親9歲那年,祖母帶著全家流落到
五華縣住了下來。我有一個哥哥和五個姐妹,一大家人靠父親當教師的微薄工資養家糊口,生活十分艱苦。客家傳統重教育,無論多么窮,父母都想方設法要讓子女上學。父親為了子女們讀書,于1978年舉家搬回揭西祖籍定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學時代的莊兆祥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揭西,連住的房子都是借來的。后來為了蓋房,家里先后搞起了家具加工和“席草包”編織。編織席草包的席草壓扁后就是一“快劍”,稍不留心,手指就會被劃破,鮮血直流,而且席草汁有一定的毒性,傷口染上草汁仿佛涂上酒精一樣鉆心地痛,我們還是得忍著痛繼續編。那時交通不便,離縣城又遠,每逢圩日,做好的家具要半夜兩三點鐘出發挑到縣城去賣,走的是崎嶇不平的山間小道,等下午賣完家具回到家里,常常已是晚上八、九點鐘了。家里的境況直到我上高中時才有所改善。

    記:據悉您在大學讀的是輪機專業,但同時又學了企業管理,當時是出于什么樣的考慮?

    莊:其實,我當年根本沒有想到要去考大學,甚至連中學都不想讀——雖然我的成績一直很優秀。我只想做生意,夢想將來當萬元戶,以改變祖祖輩輩貧窮的生活,讓家人能過上好日子。我唯一的哥哥當時對我說:你還是上中學吧,做生意也要文化知識。就這樣,我上了高中,我心里想,讀完高中,我無論如何也不讀書了——當時想著的還是做生意。后來由于成績好,校長很重視,就不好意思不去考了。在大學里,我還是想著要自己創業,所以雖然錄取的是輪機專業,但我同時攻讀企業管理,拿到了雙學位。

甜酸苦辣闖蕩上海灘

    記:您畢業后游歷過2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據說,是因為在海外碰到的一件小事使您決意下海,能談談那是怎樣一回事嗎?

    莊:那是1993年初,遠洋輪停靠在日本和歌山市的一個海港碼頭。我吃早餐時,看見一個日本人在餐廳里貼了一張紙條,上面用歪歪斜斜的中文寫著“警告中國人:未經許可,在街上撿垃圾當偷盜論”。看到這樣的紙條,我滿腔怒火,把紙條撕了下來,后來還保存了相當長一段時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在上海創業初期

    “紙條事件”對我的震動實在太大了,日本人這樣輕視中國人,無非就是他們的企業搞得好,經濟比我們發達。當時我便立志要創辦一個企業,將來要做一個大企業家,建立一個跨國企業集團,讓日本同行見到莊兆祥的企業就心虛。

        回國后,我在深圳開了一間玻璃店,我和哥哥兩人合辦,哥哥出資我管理。玻璃店開了一段時間,雖然生意已發展到了相當的規模,但我感到,深圳的市場畢竟不如上海大。就這樣,我把玻璃店交給哥哥,自己孤身沖進了上海灘。

    記:您的老家揭西縣上砂鎮,是廣東久負盛名的客家裝飾之鄉,據統計全鎮5萬多人中有80%的人從事裝飾業,這和您后來一直從事建筑裝飾行業是否有直接的關系?

    莊:上砂鎮在高峰時期確實是有80%的人在從事裝飾行業,低潮時期也起碼有一半的人還在從事這個行業。這個對我影響很大,以前家里也開過家具廠,對裝飾業有一定的熟悉,容易找到這方面的人才。同時,從事這個行業,當年在改革開放初期付款條件相當好,合同簽下之后會有預付款,不用墊資,允許白手起家。就這樣,一路走來,建筑裝飾一直成為我經營的主業。

    記:聽說在上海的創業初期,您曾遭遇過滑鐵盧式的失敗,能跟我們談談那次辛酸的經歷嗎?后來又是怎樣東山再起的?

    莊:初到上海時,我的想法很天真:當時在上海黃埔區看到一個小區、一片房子,就想,這些房子總要裝修的,不就有市場、有生意做了嗎?于是由哥哥支持資金,再加上我的一點積蓄,就在該區的黃興路租了個40多平方米的店面,月租4000多元,開了個裝潢經營部。但開了幾個月,發現連來問的人都沒有!而且那些樓房做好后,也沒有人搬去住。我去打聽才知道那些樓房都是單位的,做好后起碼兩年以后才能分下去,難怪連問的人都沒有了。但店租水電等各項費用卻如流水般嘩嘩地消失,加上本來資金就不多,后來實在頂不住了,就只好關門了。生意遭到挫敗,不僅把以前賺的錢全部賠了進去,甚至生活也沒了著落,有時甚至連吃一頓飯的錢都舍不得花。當時,就感覺到外面所見到的每一個人都比我好,都比我幸福!

        在那樣的時候,就有人勸我:你別做了,還是回去上班吧。因為那時我還沒有辭職,只是利用海員的長假,到市場上“試水”,是完全可以回單位上班的,而且那時海員的工資也還是比較高的,月薪已經有六、七千元的水平。但我不甘心,后來幾經波折,通過一位大學同學的幫助和介紹,開辦了一家民防招待所,那是在1993年12月。招待所開了一年左右,辦得頗有特色,在寶山區更是小有名氣,每月有1萬多元收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司基地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目標是做中國的麥肯錫

    記:您大學學的是理科專業,但卻對老子的《道德經》非常感興趣。您在其中得到了什么樣的啟發?對未來有什么設想和打算?

    莊:在船上的幾年,我把《道德經》細細地研讀過了。直至現在,近20年了,我都沒有停止過對《道德經》的學習。我認為《道德經》可以用來管理企業。《道德經》最重要的思想就是“無為而治”,但實現這個目的的途徑非常艱難,需要借助現代的技術手段和管理系統。參加同濟大學首期EMBA課程的學習后,我發現《道德經》太深奧,直接將其轉變成管理理論還是比較困難的,后來就把主攻方向轉向了《周易》。我的EMBA學位論文就是《〈周易〉在企業信息管理中的應用初探》。

        目前,運用《周易》對企業進行信息管理咨詢,同濟大學成立了課題組,公司成為這個課題研究生的實習基地,我們有一個團隊在做這件事。這套軟件已經運用到“兆祥裝飾”的企業管理之中,而且已經進化到第二版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實,我在1993年下海之初,就設計好了自己的人生目標,近20年來,這個目標一直沒有改變過,那就是《道德經》在企業管理中的應用。對于我的公司,不論做裝飾還是做其它什么行業,首先我要把它做好,在此基礎上,我就可以總結經驗。實際上,這種實體公司就是一個試驗室。據某咨詢公司對100多家全球500強的企業調查發現,許多企業的前10年都處于默默地打基礎的階段。我覺得自己經營企業的目標也應該這樣,前面都是在打基礎、“打樁”。我最終的人生目標,是通過積累、試驗和總結,做信息管理咨詢,打造中國的麥肯錫。但我們的客戶群和麥肯錫不一樣,如果說麥肯錫是為別人錦上添花,我們則是為廣大中小企業雪中送炭,中小企業量大面廣,從業人員超過70%,它們的管理水平普遍比較差,更需要咨詢,幫助他們把企業管理搞好,受益面更廣,利國更利民。

    記:您對“人生、財富、社會”如何理解?

    莊:我認為“人生”實際上就是一種閱歷。包括幾個方面:一是見識,所看到的;二是經歷,所做過的;三是感受,是認識的層面,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。“財富”也包涵著三個方面:首先一個是人情,其次是現金和固定資產。比如說住著豪宅或者在銀行有2億存款,如果沒有人情就感覺不到快樂,人情包括友情、親情等各個方面。每個人都是“社會”中的一分子,對社會的看法和所起的作用都不同,但有一點,就是古人所說的“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”,特別是在當下社會轉型時期,更應該推崇這樣的思想。對于金錢,要這樣來看:它就好像水一樣,應該讓它流動。它們本來不是你的(盡管是合法賺來的),如果你占為己有,不讓它流動,它就會發臭、生蟲、變質、腐爛。因此,人生在世,就要認真地生活,努力地創造財富,然后,盡自己所能,回饋社會。
 

 快問快答

    記:整個創業過程中最大的收獲是什么?

    莊:能夠看到實現自己人生目標的希望。

    記:您所理解的企業家的定義是什么?

    莊:有創新精神、有預見能力,并勇于承擔責任。

    記:用哪種方式來擺脫工作、生活中的壓力和煩惱?

    莊:看書。

    記:在這個世界上您最欽佩的是誰?

    莊:孫中山——最欽佩的是其建立了一種理論,然后去實踐。

    記:您最為感動的社會行為是什么?

    莊:一聲不響做好事。

    記:您最迷茫的是什么時候?

    莊:2005年至2006年前后,中國招投標制度的改變,一度出現低價投標的惡性競爭,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現象。

    記:您最珍惜的財富是什么?

    莊:人情。

    記:您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?

    莊:能夠幫助別人成功。

    記:您的座右銘是什么?

    莊:無為而治。

 

●記者手記

一個新好男人

 

         無法確切地定義什么是“新好男人”,互聯網搜索給出的答案是“溫文爾雅、謙虛內斂、柔情似水”。也許,每個人心中的標準都不一樣,但起碼,在傳統的好男人的基礎上,還有一層“新”的含義。

         6月9日,我和同事前往上海采訪兩位知名客商及蘇州嘉應會館。在飛機降落虹橋機場的當天晚上,莊兆祥先生在寶山區的一家酒店為我們接風,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,莊總帶著他的夫人——年輕漂亮的上海女人蘇女士——陪我們一同吃飯。

         莊總非常年輕,在上海的建筑裝飾界已是頗具名氣。但首次見面,他卻能和我們兄弟一般地喝酒、攀談,就像一位鄰近的居家男人那樣,給人感覺非常平和。 

記者和莊兆祥先生交談

        隨著了解的深入,莊總還有兩件小事讓我們“意想不到”。他是畢業于上海海運學院的,經歷了兩年的海員生涯,游歷過2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在海上的生活是非常枯燥乏味的,許多人都會以打牌等各種娛樂活動來打發時間,但上船兩年,他只打過幾分鐘的牌,而且是替人家打的。另一件小事是他至今也不會打麻將。他唯一的喜好就是讀書,尤其喜歡研讀中國古代哲學方面的書籍,對老子的《道德經》情有獨鐘。在做好事業之外,便是對家庭的眷顧和責任,言談之間常常流露出對妻子、對上小學的獨女那一份濃濃的愛意。

        他說:“與重要的客人和朋友見面,我都總是帶著妻子的。一方面,平時生意忙,夫妻兩人相聚的時間總是很少,朋友來了正好多陪陪她;另方面,也可以讓她多認識我的朋友和重要的客人,讓她知道,我都是和哪些人在一起。我是把家庭、親情和朋友放在第一位的。先賢就說了,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,自己沒有修養好,家庭都沒有搞好,還談什么做事業?”

       在我的心目中,莊兆祥就是一個新好男人。

 

2009-08-15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新聞中心
工程案例
客戶服務
人力資源
聯系我們
3d试机号和开机号开奖列表 江苏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彩3开奖 世界三大赌城谁排第一 股票分析软件app 江苏的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近50期 最科学的买五不中 陕西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走势 中小板块股票推荐